他謊稱幫助懷孕性侵女同鄉,甚至害死了她的丈夫和女兒......

來源:中國反邪教 作者:侯春霄
時間:2022年06月10日 15:42

近日,無邪君收到一條網友私信,建議講講有關“靈靈教”及教主華雪和的事,徹底揭露他們的本來面目,以提醒人們遠離邪教侵害。二話不說,安排!

從自己名字里挖出個“寶”,他搖身一變成了“華救主”

43歲那年,華雪和動了個歪念,要在自己的名字上大做文章。這個歪念不是臨時起意,而是蓄謀已久了。在此之前的幾年里,他夜夜夢見自己成神成仙,只不過總是覺得時機不夠成熟,于是便努力借宣講基督教教義來發展自己的勢力。如今,眼看就要坐大成勢,華雪和以為自己也該有個名號了。

1940年,華雪和出生于江蘇省淮陰縣漁溝鎮盧華村,高中文化學歷,還曾任過小學民辦教師。在那個年代,高中文化學歷是妥妥的高學歷??墒?,他并沒有沿著教書育人的正道走下去,而是利用自己的“高學歷”動起歪腦筋,及至生出坑人害人、擾亂社會的野心。

1979年,華雪和在家鄉加入“真耶穌教會”(建國前基督教的一個教派),不久,即前往江蘇沭陽及河南等地“傳道”。1982年與他人非法成立“真耶穌教會淮陰辦事處”,被有關部門依法責令解散。華雪和因擅自活動,被“真耶穌教會”除名。這一過程,其實就是華雪和借傳播基督教教義預備發展邪教組織的過程。

1983年,華雪和與一個叫李貴瑤的人在江蘇省沭陽縣創立了“靈靈教”。

“靈靈教”又稱“靈靈派”“屬靈教”“屬靈道”“永生道”“復活道”,以講解《圣經》之名吸納信徒,常被不明所以的民眾誤認為是國家認可的基督教。

“靈靈教”的教義以宣揚世界末日和神化教主為中心,宣稱世界末日即將來臨,整個人類將要毀滅,只有早進“靈靈教”才能躲過災難。華雪和則自稱得到神的啟示,直接聽命于圣靈并傳達圣靈的指示和消息。他說自己的名字與“耶和華”只有一字之差,于是便自稱為“耶穌第二”,要求信徒稱自己為“華救主”“華真神”“華爸爸”,對自己絕對崇拜,并荒誕地將自己的農歷正月十七生日定為所謂的“圣誕日”,要求信徒屆時慶賀。不止如此,他還把自己老家的淮陰縣城說成是“東方耶路撒冷”。

“靈靈教”實行秘密結社,活動詭秘不可告人。起初晝夜聚會,后期則晝伏夜出以逃避打擊。其組織形式較為松散,但有明確分工。華雪和按地域將信徒分成許多“方”,“方”下設“點”;骨干稱祭司、橄欖、活物甚至領兵大元帥。發展成員則是親傳親、鄰傳鄰,以“消災避難”及封官許愿等方法誘騙群眾加入。信徒聚會時沒有固定程序,“講經”隨意,“唱靈歌”隨意,“跳靈舞”隨意,但是,華雪和要求信徒追求靈恩時必須要全身和肌肉發抖,并大聲呼叫“靈!靈!靈!”

1990年,“靈靈教”被政府依法取締,華雪和被采取強制措施,處以3年勞教。當時“靈靈教”已經傳播至13個省、市、自治區,擁有信徒1.5萬人。1995年,“靈靈教”被中國政府認定為邪教組織。華雪和因玩弄婦女,以流氓罪被判刑。2000年6月29日,華雪和患癌癥病亡。

或身體癱瘓或精神癱瘓:信徒經受“靈洗”苦不堪言

“靈靈教”是盜用基督教名義進行招搖撞騙的邪教組織,許多基督教用語都被其肆意濫用?!办`洗”顧名思義是靈魂的洗禮,可到了“靈靈教”這里,所謂的“靈洗”卻變成了它的邪教歪理對信徒進行洗腦,使得信徒越“洗”越癡,全然不覺上當受騙,反倒感覺是在接受“圣靈”的“恩典”。

張仁全,一個老實本分的莊稼人,家住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谷里街道箭塘社區,于2012年開始接觸“靈靈教”。當時,他67歲。他最初是在“信教保平安”的誘惑下加入的“靈靈教”,此后通過參加聚會被不斷洗腦,更加覺得“華救主”偉大,于是便越來越癡迷于“靈靈教”活動。

后來,老伴發現他情緒不對勁,開始對他進行干預,晚上不讓他出門。但是,此時的張仁全已經深陷“靈靈教”不能自拔,每次都不顧老伴反對強行去參加聚會。他一直患有高血壓病,去江寧人民醫院檢查過幾次,醫生告訴他,這種病必須長期堅持服藥,張仁全卻自認為“華救主”會保佑自己百病不侵,擅自停止服藥,一門心思想通過自己的“虔誠”來換取“華救主”的“庇護”。半年之后的一個早上,張仁全突然感覺半身麻木、說不出話來,家人趕緊將他送進醫院。醫生會診之后,確定為腦血栓發作。經緊急搶救,命是保住了,但卻落了個半身不遂的病體。

張仁全說:“都是萬惡的‘靈靈教’毀了我,我聽信他們的鬼話,最終釀成了這樣的惡果?!?/p>

蔡亮(化名)的老家在山東省曹縣安蔡樓鎮王堂村。沒信“靈靈教”之前,他常年外出打工,妻子則在家照顧老人、孩子,種著幾畝農田,一家人生活和睦幸福、其樂融融。后來,蔡亮受到“靈靈教”邪教組織引誘,不幸誤入其中。從此,一家人的生活發生了徹底逆轉。

因為信奉“靈靈教”宣揚的“世界末日”,蔡亮不再外出打工,整天悶在家里坐等世界末日到來。同時,他還信奉“靈靈教”宣揚的所謂“人生病都是魔鬼纏身,把魔鬼驅趕走病就會好”,不僅自己不打針吃藥,而且也不讓生病的家人去醫院。他的妻子說:“兒子感冒了,他不讓去醫院看病,說一‘練功’就好了,結果,俺兒從那以后得了鼻炎;本來我腿有風濕病,他說他練練功病就好了,結果他越練我病得越厲害?!?/p>

蔡亮很少與家人交流,一門心思在家禱告、練功,家庭生活的重擔全部落到妻子肩上。妻子只好拖著一雙病腿外出打工,艱難地維持著一家人的生活。

漸漸地,村里人對蔡亮唯恐避之不及,鄰居不到他家串門,連孩子都沒人一同玩耍。說起孩子因此受到的傷害,蔡亮的妻子痛苦不已。

以上兩位受害者,起初都是懷著虔誠之心信奉“靈靈教”的。

自身遭受侵害,丈夫、女兒先后離世:華雪和親自賜予信徒的“恩典”

有一句話最能表述楚桂花的心情: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

楚桂花出生于1946年,18歲嫁到漁溝鎮盧華村,成了華雪和的同鄉。由于丈夫長年在外忙碌,她只能獨自一人帶著兩個女兒在家過日子,心里空虛之際,成為一名基督教徒。等到華雪和創立了“靈靈教”,禁不住華雪和誘惑,轉而成了“靈靈教”信徒,經常和許多“姊妹”一起到華雪和家做禱告。

丈夫一直想要個兒子,可楚桂花又總是懷不上。華雪和了解到這些情況,便謊稱要請“神”來幫助她。此后,華雪和每周都裝模作樣地專門為她禱告兩次,還在安息日為她針灸、按摩,繼而又假借“神的指示”與她發生了性關系。

過了一段時間,楚桂花發現自己懷孕了,后來,如愿生下個兒子。那年,丈夫49歲,楚桂花43歲。這不清不楚的驚喜,沒有讓楚桂花兩口子感到有何不妥,反倒使他們把華雪和當真視作“神的使者”,從此以后,本不信神的丈夫也信了“靈靈教”。

后來,丈夫得了肝炎。為了求得“華救主”“庇護”,于是就把市場的攤位租給別人,回家一心“為神作工”。由于經常外出“傳道”,飲食、作息毫無規律,丈夫的病情越來越嚴重。然而,他們堅信華雪和所說的“只有神能救人”,拒不去醫院。1997年春天,丈夫病情惡化,雖然被弟弟強行送進醫院,但終究沒能挽留住他的性命。

丈夫住院期間,醫生囑咐過楚桂花:肝炎具有傳染性,家中生活用品需要隔離消毒。但是,因為聽信了華雪和的“只要堅定了信仰是不會被傳染的”,楚桂花對丈夫用過的東西沒做任何處理,一直與他們一起生活的二女兒也感染上肝病,后來發展成肝癌。

在女兒生命的盡頭,楚桂花還讓她忍受著巨大的病痛唱靈歌、跳靈舞,祈求“神的庇護”。而在當時,她的“華救主”華雪和已經病亡三年有余。

醒悟之后的楚桂花從此過起孤獨寂寞的日子,每每想起失去丈夫和女兒的經歷,總是痛苦萬分,悔恨莫及。

“華救主”親自賜予信徒的“恩典”,竟是這般丑陋與猙獰。

邪教頭目儲備1800克黃金、50多萬斤糧食,癡迷信徒殺死7人殺傷2人:“靈靈教”的最終目的是危害社會

為迎接所謂的“世界末日”,“靈靈教”還居心叵測地要求信徒奉獻“儲備”,這些巨額資金及財物,成為其榨取信徒錢財的鐵證。

2014年6月12日,山東省曹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一起“靈靈教”邪教案,7名“靈靈教”骨干分子以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分別被判處一年十個月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在法院一審宣判后,“靈靈教”成員谷某某說:“俺現在后悔得沒法說。你看俺這幾代人,從來沒有人進過監獄,戴過手銬,到今天反而做成這樣的事!……俺走到這一步對家人傷害得有多大!”

是的,這些信徒原本都是老實本分的百姓,是罪惡的邪教讓他們不僅成為受害者,并且還成為邪教組織的幫兇。

一場正義的審判,揭露出幾多“靈靈教”邪教黑幕!

自2013年8月開始,山東省曹縣公安機關根據縝密偵查,端掉多個“靈靈教”活動窩點,抓獲一批“靈靈教”骨干成員,摧毀了其在山東菏澤、河南商丘等地的組織體系。

令人震驚的是,此次行動中,公安機關在“靈靈教”頭目陳金泉家中發現了大量黃金,并發現了儲備的50多萬斤糧食。

黃金共計1800克,儲藏的位置極其隱蔽,是在陳金泉家中天花板上起獲的。據該犯交代,購買黃金耗資57萬元。

購買黃金、糧食所耗巨資,全是從被騙信徒身上搜刮來的血汗錢!

辦案民警、曹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魏存田說:“‘靈靈教’邪教組織通過各種途徑將信徒誘騙進來以后,就開始想方設法地聚斂錢財。信徒在平常聚會的時候,經常被灌輸這樣的歪理:作為一個信徒,交的‘奉獻款’越多,得到主的‘恩惠’就越多。所以,誰家生了孩子或生意發財了,就要向教會奉獻錢財?!?/p>

驅鬼除魔活動是“靈靈教”又一生財之道,邪教組織不僅以此手段從經濟上盤剝信徒,還借此加強對信徒的精神控制。更為可恥的是,華雪和及“靈靈教”骨干分子一邊要求信徒不能留戀世上的一切(包括各種物質利益和榮譽,父母、妻兒等親情),一邊卻要求信徒定期奉獻錢糧煙酒等物品。

“靈靈教”最大的邪惡還不止于此,它最險惡的用心是竭力把信徒塑造成危害社會的人。

侯居強是山東省定陶縣人,因長期受“靈靈教”邪教歪理邪說蠱惑,思想極度扭曲,產生殺人邪念,于2008年11月25日制造了7人死亡、2人受傷的惡性刑事案件。

當天7時許,侯居強在家持菜刀將妻子孔慶敏頭部砍傷。其母馬月蘭上前制止,侯居強又朝馬月蘭頭部猛砍數刀致其死亡。隨后,侯居強在家附近將村民呂洪山砍死。接著,又持木棍在村內先后將呂洪民、李玉翠、呂洪伍、呂文勤、梁茂花等5人砸死,將村民呂文奇砸傷。

2009年4月,山東省菏澤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依法判處侯居強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當時,他才37歲。

這些人因為誤入“靈靈教”,便成了沒有思想的傀儡,進而變成危害社會的工具。正是宣揚“世界末日”的“靈靈教”,把他們推上了“末日”之路。

茍延殘喘的“靈靈教”屢屢被檢察機關依法提起公訴

“靈靈教”初創時期,組織形式較為松散。隨著二號人物吳化愚重新召集人員,逐漸形成一套嚴密的組織體系,相比華雪和時期,此時的“靈靈教”進一步增添了邪性。

2012年,吳化愚也一命歸西。隨后,陳金泉按照他的規劃,進一步改制為支會、分會、區會、組會、總會五級組織。

2013年,陳金泉被山東省曹縣警方抓獲,受到法律嚴懲。

然而,鏟除邪教絕非一時之功。盡管“靈靈教”教首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但其殘余組織一有機會就想露頭。近年來,不乏該邪教組織成員因擾亂社會被依法起訴的案例。

2020年7月,江蘇省泗陽縣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依法對李巧霞等3人提起公訴。起訴書稱:2013年以來,被告人李巧霞、李玉華、方軍長期傳播邪教“靈靈教”,控制信徒四十余人長期進行邪教活動,其中二十余人已被發展成為“靈靈教”忠實信徒。

2021年4月17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新市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罪依法對趙某某提起公訴。起訴書證據部分稱:2000年至2020年9月期間,被告人趙某某加入邪教組織“靈靈教”。2020年9月2日,趙某某因利用邪教危害社會被山東省高青縣公安局行政拘留6日并處罰款200元、收繳邪教宣傳材料。2020年12月29日至30日期間,趙某某在本市鯉魚山路附近口頭向環衛工人及過往路人宣傳邪教“靈靈教”。

一張張莊嚴的起訴書,是法律代表人民向“靈靈教”邪教組織發起的正義聲討,其中,也有受害者飽含血淚的控訴。

只有將邪教的罪惡昭示于天下,善良的人們才不會被其蒙蔽利用。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站
重點新聞網站
國家機關網站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
黄色网站网址免费提供,两个人看的黄色视频国产,久久精品国产久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