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選妃之名騙奸女性,以治病之名殘害生命,騙錢斂財之外還充當賣國賊!形形色色的會道門都作過哪些惡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陶亦君
時間:2021年12月17日 16:01
下載

1950年,新中國剛剛成立沒多久,新政權尚未徹底穩固,“九宮道”壇主李懋五感覺自己的機會到了。他立馬在北京召集“九宮道”道徒開大會,宣布自己要當皇帝的計劃。

在李懋五的如意算盤中,到了自己生日那天,也就是當年的五月五日,他就登基成為“明道大皇帝”,將國號改為“大順”,年號叫“佛化元年”,還要把從前皇宮的“三宮六院”改為“九宮十八院”,設立“二百一十六皇妃”。

為了實現這一“大業”,李懋五特意寫信給他最為倚重的“領兵司令”高北辰,邀約他從青島來京共謀暴亂大計。

然而,李懋五等呀等,沒等到高北辰,等來的卻是公安機關。原來,高北辰不僅落了網,還將李的事供了出來,李懋五的登基大夢沒做成,就被公安機關抓獲了。

在會道門組織中,假借神佛之名想稱王稱帝的不在少數。原系“黃學道”道首的劉金蘭,后來成為“天門道”道首,便自稱“九星女下凡,明朝后裔,有皇帝之份”,自立國號為“尚明”,自稱“尚明皇帝”。

上個世紀50年代,鎮壓反動會道門運動時,公安部門就破獲了無數起“皇帝案”,上述案子只是一個小的縮影。會道門道首的“皇帝夢”雖然在公安機關的打擊下都陸陸續續破滅了,但在歷史上,他們對人民群眾所作過的惡,可謂是罄竹難書。

為虎作倀 充當漢奸

抗戰時期,當日寇的炮火尖刀指向中華民族的時候,哈爾濱40多個縣的偽濱江省世界大同佛教會頭目聚集起來開了一個會,開會的目的便是:動員道徒為日本關東軍捐款購買飛機。

動員之下,該會婦女部長劉沿航當即捐了兩架飛機。為此,偽濱江省第四軍區司令還為她頒發獎狀,照相登報,大肆宣傳。

華北“先天道”組織道徒為日寇搜集軍事用品,并強制要求每人要獻出12兩銅上繳日軍。日軍曾從“先天道”手上一次性獲得6000斤銅、2000斤硝和大批牛皮等軍用物資,解決了燃眉之急。

▲“先天道”分會會員證(圖片來自網絡)

該道還以道徒為基礎,組成秘密情報網,將收集到的情報提供給附近駐守的日軍,并且配合日軍對冀東抗日根據地進行經濟封鎖,在八路軍秘密運輸交通線上洗劫軍需物資,殺害運輸人員。

1942年,河南遭遇大旱。災荒年,百姓沒有糧可收、沒有水可吃,安陽縣抗日根據地的災情尤為嚴重。這年9月,會道門頭目梁某被日軍收買后,竟在安陽縣散布詆毀共產黨的謠言,說:“日本人實行糧食配給制,八路軍卻控制糧食,是想餓死我們老百姓!”隨后召集安陽西部的“紅槍會”“孫真會”“老君道”“圣道”等會道門,組成“同盟一心團”。

“同盟一心團”成立后,四處抓丁搶糧,逼迫群眾加入,梁某還曾派人到付家溝,威脅村長,如果不火速送20名壯丁加入“同盟一心團”,就立即派200名“神兵”將全村人的心剜出來。10月1日,在古井村外,他們以“八路便探”的“罪名”,將八區區干隊員張希武用亂槍刺死。

散布謠言 造成恐慌

漢奸會道門還四處傳播謠言惑眾。

華北漢奸“大刀會”“紅槍會”利用宗教符咒,散布“中國是白日,日本是紅日,白日一定打不過紅日”等帶悲觀色彩的妖言邪說,主張唯有當日寇的“順民”,才能保平安,以此破壞民族團結抗日的信心。

1949年秋,一場臺風侵襲上海,海水將海塘沖塌。趁著人民政府在動員群眾搶修海塘之際,會道門借機造謠,說這是“海龍王作怪,不可違反天意”,干部黃定宇同志被政府派往工作時,部分群眾受到道徒的煽動,竟武裝起來抗拒黃,直至將黃逼入河內淹死。

會道門散布的謠言還曾造成“所到之處,人心惶惶”的現象。

1950年初,隨著《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的簽訂,一則“割蛋造原子彈”的謠言在華北和華東地區大面積傳播。謠言內容大致是“蘇聯要造原子彈,原料是男人的睪丸、女人的乳房和子宮、小孩的腸子。政府答應供給蘇聯,于是派便衣部隊到全國各地割這些東西送給蘇聯。割蛋的人化裝成和尚、道士、商人、農夫,他們都經過專門訓練,能飛檐走壁,白天偵查,晚上動手”。

謠言所到之處,民眾極度恐慌。在1950年7月27日至8月8日這13天內,張家口地區的群眾無故亂喊相互驚擾的案件就達到166起。同一時期,在北京市郊區,一個只有400戶村民的村莊,因為謠言造成的恐慌而搶購手電筒1000個,家家戶戶緊閉大門,徹夜燈火不熄。

與此相似的,還有“水鬼毛人”(也稱“毛人水怪”)謠言。這一謠言曾在安徽地區大規模爆發,“水鬼毛人”描繪了一種渾身是毛的水中怪物,它會上岸抓小孩挖眼睛,慢慢地竟傳成了“割蛋”謠言里割蛋的人。

1954年發大水時,安徽鳳臺縣“三佛門”道首借機制造“水鬼毛人”的謠言,一時之間造成男不敢下田、女不敢出門、學生不敢上學的局面。

▲1950年至1954年水鬼謠言傳播范圍。李若建《虛實之間——20世紀50年代中國大陸謠言研究》

后來,謠言越傳越離譜,說“毛人在白天變成干部的模樣,晚上變回毛人”。據安徽省公安志記載,肥東縣郵電局一副局長下鄉工作時,被一些村民指責為“毛人”,遂被捆綁起來。無為縣泉塘區臨河鄉朱某煽動7000多人去鄉政府打壞鄉政府門窗,打傷4人,只為捕捉“毛人”。

無惡不作 騙奸婦女

會道門中不乏女道徒,但一些會道門道首利用婦女渴求平安的心理,通過舉辦“仙佛訓練班”等灌輸反動思想,以“免災治病”“得仙種”“選宮妃”等名義,騙奸婦女。

1950年,貴州大橋區官田壩的女子徐某遇到了一位自稱是活菩薩火龍星下凡的“真龍天子”黃文德,于是徐某便嫁給他做了“正宮娘娘”,讓他在徐家傳道??珊芸煨炷嘲l現,自己日夜陪伴的“皇帝”以“選妃”、封“西宮”“偏宮”的名義,陸續招了不少女子擴大“后宮”,甚至連幼女也不放過!

當徐某從“正宮娘娘”的夢中驚醒時,這位“皇帝”已經逃到別的地方繼續作惡了。實際上,黃文德是會道門道首,因為逃避農民的斗爭,才逃到大橋區官田壩避難。

在江蘇高郵,“圣賢道”堂口負責人周自珍自稱是“呂祖大仙臨凡”,開壇布道時說他下凡了應該讓他開心,遂以“結丹”的名義奸污女道徒。

一些聽似神乎其神的把戲,如“摸臍過氣”“暗傳真功”等還成為“西乾道”道首蔡德法、郭敦孝等人奸污多名女道徒的手段。

瘋狂斂財 草菅人命

除了騙奸婦女,會道門騙人斂財的手段也五花八門,層出不窮。

普通人入道,一塊銀元只是作為入道費,接著還有數不盡的諸如供果、功德、免冤、開荒等雜亂名目需要繼續交費,而這些以發展道徒為名收取來的道費,實際上早已被道首用作進行反革命活動的經費,以及自己荒淫生活的開支。

加入“一心天道龍華圣教會”的道徒,需要把自己擁有的所有房產土地都交給教會管理,因為教會要求道徒要“清心寡欲,達到‘無為’”。該道還曾以赴考為名,騙取赴考的人繳納考費10塊銀元,僅上海就有超過6000人被騙。

▲“一心天道龍華圣教會”徽章的正面部分

▲“一心天道龍華圣教會”徽章的反面部分

用“神藥”治病,阻止病人求醫,是會道門另一謀財害命的毒辣手段。

住在滬西的周金妹、錢小毛夫妻被會道門道首徐羽祥殘害致死,起因是兩夫妻入道后萌生退道意圖,被徐譴責心不誠,要受天罰,于是毆打周、錢二人。兩人受傷得病后徐又阻止他們求醫,只讓他們叩頭求佛賜仙丹、吃香灰,結果兩條人命就被活活斷送。

蘇北“紅三教”也有規定,倘若其信徒、香客生了病,就必須請教中香主治病,“跳馬皮,請菩薩”“捉鬼”“走油鍋”“吃香灰”“吞血符”等是香主治病的方式。如果病人好了,就要答謝香主,如果沒治好死了,“紅三教”就會說這是“死者前世欠下陰債,必須去還”,醫不好是必然的。

興化一個姓高的道徒在生病時去會道門求醫,道首因為他曾經泄露道中秘密,于是謊稱他身上有災星,需要經過“鎮魔”才能治好。所謂“鎮魔”,就是將他捆住并封住嘴巴,讓其余道徒輪流站在他身上。就這樣,高被活活“鎮魔”致死。

1950年10月,在第二次全國公安工作會議上,時任公安部部長羅瑞卿強調:“會道門是企圖同我們作斗爭的最大的反動組織……對會道門要正面進攻?!庇谑?,一場轟轟烈烈、旗幟鮮明、有決心、有力量的鎮壓反動會道門運動在全國范圍開展起來。經過這一場旗幟鮮明的取締運動,會道門在新中國的原有組織機構基本全部被摧毀,延續數百年的會道門終于在中國大陸幾乎滅跡。

不過,即便是科學高度發達的現代,一些封建迷信活動仍在伺機卷土重來,一些邪教組織也躲于暗處蠢蠢欲動,同會道門、邪教作斗爭將是一項長期而復雜的任務,黨和政府也必定會對此類活動堅決打擊、取締、嚴懲,不給其滋生發展的空間和荼毒百姓的機會,確保國家安全、社會穩定、人民幸福。

參考文獻:

1. 李萬啟:皇帝夢——九宮道“活佛”李懋五陰謀暴動始末

2. 張雷:建國前后中國共產黨取締會道門工作研究——以黃淮地區為中心的考察

3. 邵雍:日寇利用中國會道門侵華述論

4. 陳娜:1953年中國共產黨領導開展取締上海會道門斗爭的研究

5. 李若建:50多年前席卷百縣的群體性事件

6. 黃文治:安徽“水鬼毛人”謠言的意識形態化與地方政府應對(1953-1954)

7. 焦敬超:新中國成立初期貴州遵義地區的鎮壓反革命運動初探——以取締反動會道門為中心的考察

8. 齊霧、劉世超:新中國成立初期取締反動會道門的斗爭及其歷史經驗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站
重點新聞網站
國家機關網站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
黄色网站网址免费提供,两个人看的黄色视频国产,久久精品国产久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