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披著“國學”外衣的傳銷組織

來源:《清風苑》雜志
時間:2022年05月24日 15:11

《孟子·滕文公上》:“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边@是我國傳統文化中社會基本的五種人倫關系的由來,后人稱之為“五倫”。

“五倫文化,圓融處理各種人際關系,創建系統人生,找到心靈的家園,明晰家族傳承的重要性,成為富貴家族的起源點?!边@是某傳銷組織的宣傳語,也是他們為自己精心打造的一張“國學”的皮。

在過去的2021年,55歲的張蓮迎來了她此生最大的“劫”:從一個遵紀守法的公民,變成了取保候審的犯罪嫌疑人。

“一聽到警車的聲音就害怕?!?022年1月4日,她在民警的陪同下接受了《清風苑》記者的采訪。作為典型的江南人,張蓮皮膚白皙,一口吳儂軟語。寒冬臘月的天氣,她穿著淺灰色的闊腿褲,上面罩一件純白長羽絨服,領口的盤扣用金線繡成了蟹爪菊的形狀,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成為整個服飾的點睛之筆。

她是一家電器公司的退休工人,平時喜歡穿傳統服飾和禮佛,注重養生,愛好茶文化,沒事會去無錫的開元寺做義工,或讀讀白話文版的《孟子》《黃帝內經》……因為這些愛好,2017年7月,張蓮在朋友潘美鳳的介紹下加入了一個傳統文化的群,并在一家茶室聽了堂“國學”公益課。

“五倫文化”的奧秘

“人生到底有沒有奧秘?好,那么請你告訴我,為何努力卻沒有結果?為何愛對方卻被傷害?為何懂道理卻做不到?”

這樣的“人生三問”,是這堂公益課的開場白。臺上侃侃而談的精神導師剛一拋出“靈魂拷問”,底下就有學員現身說法,或講述自己曲折離奇的情感故事,或敘述自己無比坎坷的創業史。被精心編造的故事情節打動的聽眾很快就沉浸其中,課堂情緒被迅速調動,一些號稱“被觸及靈魂的人”開始放聲大哭。

這樣的場景,每次公益課都會上演。但大多數帶著學習傳統文化的初衷而來的人,卻并未覺得有何不妥。

“五倫文化是和諧各種人事關系,凈化各種情緒、升華內在修為、拔高生命維度、增長生命智慧的自然科學?!痹谡n堂上,導師高調宣稱,五倫文化扎根于古老的民族文化,從根本上凈化家庭中的怨恨情仇,正確處理企業和社會中的各種人事關系,從而在人們內心深處締造一片樂土。

“他們分析說,我的問題在于有所求。我去開元寺做義工、在家里讀《孟子》,都是因為心中有所求。這種想法是不對的,真正有修為的人是無欲無求的?!?/p>

一方面宣揚幫人正確“處理人際關系”,另一方面又提倡“無欲無求”,這種似是而非的理論,身處其中的張蓮卻覺得“觸動心靈,意猶未盡”。于是導師水到渠成地拋出了下一個話題:“行萬里路,不如名師指路”“迷時師渡,醒時自悟”。言下之意很明顯:兩個小時的公益課只是個引子,要想真正學有所獲,凈化心靈,還得上付費課。

張蓮想都沒想就報了名。

付費課程分為“五倫奧秘”“生命覺知”“王性揚升”“五倫善?!彼拇髢热?,均由一名法號“善?!钡摹皫煾怠笔谡n。善海是“五倫文化”創始人、“師尊”葉正公座下第七大弟子。據他自己介紹,授課內容包括十二生肖的基礎知識、五行基本定律、手機號碼分析、身份證號碼分析、農歷生日性格分析、姓名學等等。

課程價格從3600元至5萬元不等,基本為四天三晚或三天兩晚,食宿自理。上課時學員們身穿改良版的棉麻中式服裝,采用圓桌就坐的小組形式學習,八九人為一組,每組設置一個“伴讀”或 “家長”,以答疑解惑、督促學習。

盡管課程內容與真正的國學相去甚遠,但很少有人提出質疑。張蓮很興奮,覺得掌握了秘密武器:通過一個人的生肖、身份證號碼能看出運勢,了解服飾色彩和五行的關系就能趨利避害,這不是得道是什么?!

“比如說,我今天出去跟人談業務,穿什么衣服呢?我是屬猴的,師傅就說,黃色對猴子比較好,因為金絲猴是猴子中最貴氣的。如果知道對方的出生年月就更好了,比如對方屬土,木克土,那我就穿青色的衣服?!?/p>

每一堂課開始,善海都會在他的課件里加一段從先秦典籍中摘錄出來的古文,并闡釋其中的“要義”,有時是《論語》《孟子》,有時是《周易》《老子》。雖然未必人人看得懂,但只要是文言文,總能讓人感受到“國學”的魅力。

課堂上,儒釋道與現代成功學的混搭無處不在:善海剛讀完一段《論語》,接著便大談特談“如何成為生命真正的王者”,然后又勸說某個學員給逝去的親人超度;這邊剛解釋完“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那邊又給人算起了命;前一秒剛念完“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后一秒又講起了養生之道:“我們的課程結束后,還為大家安排了艾灸、推拿、泡澡等服務,價格公道,歡迎學員們來體驗……”

“樞寶齋”的真面目

一開始,付費的課程學員要趕去深圳、廣州等地上課,張蓮就與人拼車,千里迢迢趕去聽課。

2018年,在善海的主導下,無錫正式成為“五倫文化”分中心,還成立了一家以“樞寶齋”命名的文化公司,專門負責招收學員、講授“五倫文化”。公司股東為徐小菊、潘美鳳等人,講師依舊是善海,創始人葉正公依然是“師尊”,曾經有過財務管理經驗的“優秀學員”張蓮被公司聘為財務總管。

慢慢地,張蓮的生活節奏變得飛快:每天不是去酒店“上課”“研討”,就是打電話、發微信跟“小伙伴”聯絡。

她還介紹自己的親戚朋友來聽課。因為按照規定,學員介紹別人來購買付費課程,都能拿到一定的回扣。此外,學員還可以成為合作人,參與方式是繳納合作費,分為10萬~50萬元四個等級,繳納費用可以獲取課程免費名額、購買產品額度,以及發展下線的提成。

“我們不叫上線、下線,而是叫天使、如意?!睆埳徴f,幾年來,她不僅介紹了好幾個親戚朋友,還把自己的兒子兒媳變成了學員。

“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會有情感上的困惑,過來聽聽課,我覺得對他們的心理狀態會有很大的改善?!睆埳徴f。

兒子和兒媳婚后關系不好,張蓮就請來“師尊”給他們算了一命,算出來兩人必須得經歷兩段婚姻?!斑@不是要離婚嗎?”張蓮著了急,連忙勸說他們來聽課,希望因此改善他們的關系。

徐小菊是張蓮發展的“如意”之一。當時,家庭不和、生意虧欠的徐小菊正處于人生的最低谷,張蓮便拉著她一起聽課。之后,徐小菊迅速成為“核心學員”,又發展了十多個“如意”,并成為“樞寶齋”公司股東之一,負責日常管理。

通過發展下線獲得返利提成的方式,“樞寶齋”迅速發展壯大。短短兩年多時間,“樞寶齋”發展合作人190余人,學員1000余人,在無錫開課達100余次。

但幾乎與此同時,張蓮卻開始債臺高筑。作為公司的員工,她雖然已經上完了所有的付費課程,但仍然需要遵照公司規定按期“復訓”,否則就是“思想落后,跟不上大家庭的節奏”。每一場復訓的課程費用在1200元左右,算是內部價,此外食宿自理。

除了購買課程的費用,張蓮還在“師尊”的推薦下,給自己改了名字,在家中設了幾次佛壇,給兒子兒媳每人請了一個珠寶。其中,“改一次名字1.5萬,設一次佛壇10萬左右,兩個玉佩加起來,就是5萬多?!?/p>

手頭的錢不夠,張蓮就辦了二十多張信用卡,通過來回套現,拆了東墻補西墻。幾年折騰下來,連本帶息欠債近百萬元。

而事實上,在“樞寶齋”,學員中借高利貸、透支信用卡交學費與合作費的現象非常普遍?!叭硕加袕谋娦睦?,看到身邊的人都這么干,也就不當回事了?!睆埳徴f。

2020年7月,“樞寶齋”在學員中開設“親子課堂”時,被一名跟隨親屬來旁聽的高中學生看穿其偽“國學”真傳銷的面目,隨后報警。警方順藤摸瓜,遂將“樞寶齋”這個龐大而隱秘的傳銷組織一網打盡。

神秘的“師尊”

與徐小菊、張蓮等人一同落網的,還有這個組織的幕后操縱者、精神導師:“師尊”葉正公、“師傅”善海。

在“樞寶齋”學員們的心目中,“師尊”葉正公與“師傅”善海是兩個氣質完全不同的精神領袖:“師尊”葉正公仙風道骨、行蹤神秘,輕易不肯露出“廬山真面目”;而“師傅”善海則和藹平易,談笑風生,更符合學員們對現代精英人士的想象。

作為普通學員,一般情況下是很難見到“師尊”的。他不授課,只有學員們有改名、化煞、設佛壇等“深度需求”時才會露面。

“師尊”唯一一次給學員們上課是2019年,他在日本東京淺草寺附近的一個會場里給核心弟子們上了一堂《紅塵馭道》的課程。這一次,張蓮等弟子真正感受到了“師尊”的“個人魅力”:“他侃侃而談,氣度非凡?!?/p>

“主要是宣揚神秘主義、生命能量、命運運勢、末法時代等迷信思想,所有聽這個課的學員的簽證、機票、食宿費、交通費都是自理的,此外還要交11.88萬元的聽課費?!卑赴l后,葉正公供述道。

據本案承辦人、無錫市濱湖區檢察院第二檢察部員額檢察官章建介紹,葉正公是廣東人,高中畢業后在當地一家避暑山莊做客房部經理,平時喜歡研究易經五行等內容。2009年,葉正公根據自己對傳統文化的理解,創建了“五倫文化”:“認為一個人如果能夠把父母、子女、親戚、朋友、同事這五種關系都修行好,這個人的人生就圓滿了?!贝撕?,他開始以“國學”的名義在當地招收門徒講學。

2012年,學廣告出身的朱夏平認識了葉正公,剛一見面就被他的“學識修養”所打動,遂拜在葉正公門下,成為第七弟子,法號“善?!?。葉正公將自創的“五倫文化”傾囊相授。一年后,“善?!币查_始四處講學、招收門徒。

一次偶然的機會,無錫學員潘美鳳在廣東旅游時聽了“善?!钡恼n,覺得大受啟發,于是在朋友圈大肆推廣,并介紹了好幾個無錫當地的學員,張蓮就是其中之一。她們很快就成為“善?!钡暮诵牡茏??!吧坪!币彩墙K人,他見潘美鳳、徐小菊、王舟舟等人有過創業經歷,家庭條件不錯,社會活動力強,便想將講學中心轉移至無錫。在他的建議下,潘美鳳等人在無錫開設一個“五倫文化”分中心,并成立“樞寶齋”文化公司,正式招收學員。

公司的收益為“四六分成”,其中四成歸公司,六成歸“師尊”葉正公和“師傅”善海。

“我自己留下一部分,其他全部上交給師傅?!鄙坪Uf,“樞寶齋”的分級返利模式也是他跟“師尊”商量后確定的,“師尊”還一再強調,國家對傳銷的打擊很嚴厲,要規避法律風險,分級返利不要超過三級。

據公司管理人員徐小菊等人供述,他們先在微信群和朋友圈發布“國學”公益宣講課的廣告,以“宣揚傳統文化,研究為人處世”為名進行推銷?!罢n程”先以成功、道德、養生等內容入手,暗中“移花接木”,歪曲名人語錄為其“站臺立標”。表面上滿口“仁義道德”,實則是為了拉攏學員購買付費課程;一旦入彀,再大肆宣揚合作返利,并推銷改名、化煞、超度、開設佛壇等迷信業務,同時還高價出售法衣、法器、養生食品、珠寶等。

其中,改名、化煞、超度等專項收益由“師尊”葉正公單獨收取,其他人不參與分成。

從2017年至2020年7月案發,該組織共收到學員繳納的合作費4000余萬元,騙財達1.2億余元。

管他國學不國學

直到戴上手銬,張蓮還是大惑不解:“不是宣揚傳統文化,構建和諧社會嗎?怎么就成了違法犯罪了呢?”

她本人,包括“樞寶齋”公司的管理層,都對“五倫文化”信服得五體投地。張蓮說,公司平時也會接到投訴,但他們都不當回事,還說“讓警察來查好了,正好來看看我們的課是不是宣揚正能量”。

“做市場是渡人,幫助更多的人離苦得樂,拉更多的人來上課,對自己和他人都是一場修行?!迸嗣励P在供述中說道。

但所謂的“修行”,在“師尊”和“師傅”的眼中不過是賺錢的工具,錢一到手,哪管他國學不國學。善海在供述中說,講“五倫奧秘”,其實就是為了神化葉正公;引用先秦典籍,也是為了讓學員相信,“我們與國家提倡發展傳統文化的理念是一致的”。

“該組織采用對外發展、學員互相介紹、合作人拉人頭等方式,先發展會員參與免費公益課、后續再賣付費課程進行洗腦,并設置層級返利方案,已形成上下層級傳銷組織模式,實際層級超過三級,已構成組織領導傳銷罪?!背修k檢察官章建說。

2021年5月31日,江蘇省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對葉正公、朱夏平等8人依法提起公訴。同年11月15日,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葉正公、朱夏平有期徒刑6年,并處罰金50萬元,同時沒收違法所得。徐小菊、王舟舟等人也被判處相應刑罰。張蓮因犯罪情節輕微暫被取保候審,檢察機關后續將對其提起公訴。(文中涉案人物系化名)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站
重點新聞網站
國家機關網站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
黄色网站网址免费提供,两个人看的黄色视频国产,久久精品国产久精